用思辨性的语言表达独到的艺术见解

用思辨性的语言表达独到的艺术见解:(2016-05-23)

对画家金岭老先生的采访更像是在聆听一位智者的训教,独到的艺术见解通过思辨性语言表达之后,在某种意义上完全可以成为指导生活的箴言。8月一个闷热的傍晚,带着许多对艺术的疑惑,记者和几位同行辗转来到了王金岭老先生位于南山下的住所,亭台楼阁掩映中,主人品茶论道,对艺术进行了一番高屋建瓴的注解。

从石鲁的艺术思想中寻得生机

陕西是长安画派的故地,每每提起长安画派,前辈老师似乎都有讲不完的故事,后来者似乎也总听不够,作为在大师身边成长起来的一代画家,金岭也有着挥抹不去的记忆。采访中他表示:“因为自小耳濡目染,我从很早就开始接触国画艺术,也一直十分推崇八大山人、齐白石、石鲁、林风眠四位大师。我算是石鲁身边成长起来的,他的艺术思想和造诣对我也产生了很深的影响。长安画派兴起是上世纪60年代,那时候,感觉到美术界整个局面是保守的。当时石鲁1966年的展览,从艺术思想上说清楚了什么叫国画。他们的创作实践,让人感觉到很现代,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当时许多人的作品创作的成分相对较少,这样一来国画便充满了衰败的气象。正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却在石鲁的作品里看到了艺术家对于艺术的理解以及对笔墨的运用。石鲁的艺术思想,让那时的我感受到了绘画世界中的一片生机,觉得国画确实是有讲究的,需要艺术家去不断探索,用更多的智慧去展现。”

笔墨到位性灵自如的作品精神

笔墨超俗、理论高深的金岭先生曾说过,“笔墨当随己意”,在看待国画的笔墨问题时,他认为笔墨就像中国人说话语境里很细微深入的东西,实际上它和中国画是在形式上平行的两条线,是一种表现中国人或东方文化的载体,更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精神。他是在50岁以后才意识到国画笔墨程式的重要性,也开始了对笔墨内在精神的探求。在他看来,笔墨是一个特定概念,像八大山人画的一只鸟在莲蓬上卧着,莲蓬上有很多莲子。莲子按常规画法,如素描它肯定要造型非常逼真,但八大山人非常巧妙简单地画了几个圈,画的这个圈本身就叫笔墨了,它完全是一种意象表现、意象联想。

“笔墨问题我认为它不是孤立的,不是工具,是一种中国文化人运用来表达思想的手段,是一种‘比兴’的手段。所谓特定的‘笔和墨’,当然还是为构思服务,为表达服务的。”金岭先生如此说。

艺术是值得享受的“奢侈”

谈及画家的艺术追求,金岭坦言道:“一个艺术家最首要的工作就是画好自己的画,让自己时刻处在一种艺术的陶醉状态。孔子讲,‘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你把自己的这一行搞好,你在自己的行当里守住了,或有更深的追求。李白、郑板桥、齐白石等所有人都讲‘寂寞之道’,就是要学会坐冷板凳,不能总在风头浪尖上。中国画要下死功夫潜心研究,当然我不排斥有的人追逐名利,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我也不羡慕这些人,因为这个我做不到,我站到那些热闹的地方就难受,我一直喜欢坐冷板凳,但我并没有停止我的笔,我并不是要求所有的人都要去清苦地活一生,每个人只要觉得自己的生活适合自己就好。因为艺术本身可以理解为一种‘奢侈’的生活。这里‘奢侈’不是说要花多少钱用多贵的材料,而是享受艺术这件事本身就是奢侈的。在我的价值观里,艺术的价值本身是需要一代又一代艺术家们前赴后继地去不断探求和追寻的。”

我的人生价值就是活出人味

对于金岭而言,绘画本身是一种艺术创作,也是一种人生体验。有人问他给子女留了些什么,他说教给他们怎么做人,怎么活出“人味”是最大的财富。

关于这两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其实所谓的文化,所谓人生价值就是活出人味,实实在在的、不虚伪、不损人利己,通过自己努力创造生活、创造文化、创造财富。如果一个艺术家能够理解这样的观点,那他的行为本身也是一种艺术。就像他所构建的这个庭院,充满了汉风的朴拙与厚重,高高低低的地形,决定了他在这个中间遇到各种问题怎样解决,虚与实、曲与直、简与繁、露与藏,就像绘画一样,需要思考,怎么和谐,怎么自然。结果,经过一番创作实践后,房子的设计反而成了一种无形的状态,甚至还有建筑专家慕名而来称赞不已。

金岭笑道:“我自己坐在这样古朴自然的院落中,听着鸟鸣,望着绿叶,无拘无束,自然松弛。我觉得这样的状态,这样的感悟,才是我一直以来在生活追寻的目标,也是创作追寻的理念。”

陕西画坛需立足传统实现突破作为艺术界的前辈,王金岭对陕西画坛也提出他的看法,他说:“我没有更多的前瞻性,也没有资格来提出什么方向性的东西。因为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只能说我自己,我既然前半辈子几十年都是这样过了,将来我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一定把自己的这片净土守住。作为陕西来说,有这么多深沉、辉煌的历史以及文化名人,这地方是个厚土。‘汉唐遗风’,其它地方没有。耳濡目染时间长了,这种很深沉的东西,艺术家都可以捕捉到。虽然现在的领导对文化事业的投入有所加大,但先前由于艺术家的创作环境不好,造成了很多优秀艺术家出走的局面。现在把这个现象叫人才的边缘化。我认为陕西的文化是个资源,实际上这个资源远比经济资源要深沉得多,要融洽得多。”文/王战荣周蓓

 

回复时间 :(2017-10-25)
2012083110460245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