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中国画大家王金岭先生

缅怀中国画大家王金岭先生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1-03 * 浏览 : 26

长安画派领军人物、著名艺术家王金岭先生于2017年10月25日上午八时十分在河南省新乡市南濠圃,因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七十八岁。茲定于本周日(10月29日)上午八时,在新乡市殡仪馆举行王金岭先生遗体告别仪式。
王金岭先生追思会于下周二(10月31日)上午十时,在西安市翠华山下翠溪园举行。

王金岭,生于1940年,河南新乡人,1963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79年调入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分会国画创作研究室。陕西国画院画师创作研究部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电影美术学会首届艺术顾问,陕西花鸟画研究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西安美院客座教授、厦门大学客座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隐士王金岭

——贾平凹


能在水面上扑腾,也可能溅出些水花的,往往并不是大鱼,大鱼多在水底深处。
这是文学艺术界常有的现象。
似乎有一段时间了,许多人在纳闷:九十年代在陕西画坛多么著名的王金岭,怎么就没消息了呢,是从政当官了,还是调往了外地?
其实王金岭一直都在陕西,还在画他的画。
从宏观上讲,中国在大踏步前进,而着眼于某一个区域,又都是乱相丛生,这就是当今的社会。当画坛上没有了一个标准,众生嘈杂的时候,王金岭既不想附庸政治,也不想从众同流,又不想追逐时髦,他是慢慢转身,并不华丽地,坐到了一边,只去想他要想的,只去做他要做的。
从热闹的席位上出走,选择寂寞,这需要定力的;而从此即可以看到天,看到地,看到天地的精神,看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綽约如处子"。


不可避免,他离席的日子里,于别人的眼里,他是不停地盖他的画室,先是在沣峪里筑茅舍,又在翠华山下建新屋,这是多么有好心情又多么会生活呀,其实,这种不断造屋的过程正是他艰难而痛苦的寻找艺术心灵的归宿。为此,他远离了江湖,不靠近官场,也不动用媒体,不钻小圈子,甚至一些所谓的展览,会议也不去,连画也卖得少了,竟然对于一向以官为重以时髦为重以炒作为重的盲目接受艺术的顾客一概不卖。
谁都承认他是有绘画天才的,但他知道珍惜,又知道如何去发展,因为他有他的抱负。于是,他"游名川,读奇书,见大人,养自己浩然之气",在新筑的画室里思考着什么是中国画,中国画的本质和精髓在哪里,揣摩历史上的画家和画家的精典作品。天趣忙中得,心花静里开,他的见解高了,判断力强了,又十分苛求自己,反复实践,专注作画。


在一个下午,我们去拜见他,他是那么有兴致地谈着新近阅读八大,徐渭,黄宾虹,齐白石的感受,也谈着石鲁和王子武。他一再在说,画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与天为徒的事,墨水要诚实,甚于热血。当他拿出一批新作,大家一声叫好。好在什么地方众说不一,那又是一番争论,最后几乎达成一致的看法,他不是如书法由篆到隶由隶到楷到行到草的开宗立派人物,却是特色鲜明个性十足的有大格局的画家,他的画:
一传达的是中国人的思维,处理情与理,处理意与境,处理虚与实,完全是中国文化的气质。
二已经完成了人与画的统一。山水花鸟人物其实都在画他,画他的精神,画他的思想情感,画他的文化修养,画他的生命品格。


三功力越发深厚,笔墨更为精到,已不仅仅是技,而是道了。
我们对他说,水火既济,宝鼎丹成,闭关修养该结束了吧?他说:哪里是闭关修行不闭关修行呀,搬柴运水,无非大道行。我们都笑了,他也笑了,笑得是那样平淡而灿烂。
我想,是真天才者,时间是不会亏待的,他的画将会赢得更多人心,他也定会在社会上产生大的影响,当然这种影响不是市场影响,而是艺术的影响。

王金岭读画录


大家无格
风格是难以挣脱的锁链;真正的追求是挣脱这条锁链。一生追求之轨迹就是风格。轻车熟路产生不了风格;大家行无踪迹,攀山探海,无法无格。
依象成形
形者器物,是实在物的原体。象者,观察器物时由之而生的多种形的叠加体,是形之外生发出的活力部分。涵量博大的象是自然中不存在的形。造型是依象成形。
写实·写生·写意
勾画器物之表谓写实;描写原形之生机谓写生;寓他形与原形之中谓之用意,将其写出谓写意。
投其所好,莫如令人神往
穿凿者取悦于时人,有创见者任其天性发挥,或许不为人赏识,但有成功之可能。投其所好,莫如令人神往。
可悲的习气
熟能生巧,也能落俗。宁生勿熟,生生不息。
求新
出于己心便新。求新,有意新、境新、形新、笔新。具其便不失为好画。
顿悟
悟有初悟顿悟之差。初悟可在形上得意,顿悟则在一中得万,也可万元归一。能解古今中外诸艺术形式之妙,可谓知变通之大才。
“弄假成真”
对景写生须“弄真成假”,画出画来须“弄假成真”,假的画面效果表达出则是真情实意。寓情理于荒诞之中。

汉唐书画网之王金岭专访—画论篇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2NjA1OTQw.html?spm=a2h0k.8191407.0.0&from=s1.8-1-1.2

一画不二眼
一台不二戏,一画不二眼。
不似处有意
似处只为铺垫,不似处正是意之所在,真真假假而后境界
绝弃常见,以意贯之
练形不如练笔,练笔不如练气,练气不如练意。形、笔、画成气出都以意改观,绝弃常见,以意贯之,气顺笔趣形逸。
传神
仅得器物之表无象之流动,便无触发活力。得象之妙能真切表达谓之传神。
气如车流
气是流动在纸上的活力。如在楼上俯视上班的自行车流有车祸阻塞便不畅通。气不畅,便无势。

气有静气、动气。静气是引弓待发之箭,静中有动。动气是系列形与形之首尾相接而构成的态势。循律而动,动气是一股有组织的力之合成。
韵味
笔中除浓淡变化、枯润变化之外,仍须有行止、起卧之平仄,虽无须讲究笔笔起承转合,但笔之完整性对构成气度是至关重要的。动静、起止、平仄、虚实、急徐之依意组合构成韵
虚处意实
虚处意实;实处意虚。虚处惟恐没有含点,实处只怕不够空灵。
统调
意定之后,先要找出适合于意之表现的统调全幅的形式感。形、色、笔都要倾向这形式感的表现,画面才完整,效果才不至于与人雷同。不为自然形、色所拘,有意统调,才有形式感。
程式
简洁而有意味的程式是全画面统摄功能的重要手段。
透视必动观
章法布局,以体现意为准,常规透视有碍于意,必动观、散观。

汉唐书画网之王金岭专访—园林篇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2NjA3OTk2.html?spm=a2h0k.8191407.0.0&from=s1.8-1-1.2&debug=flv


笔简意繁
一笔不可只画单一形,兼备意向性为佳。迷于手工,勤于笔墨而置意趣于不顾,致使画面形在神失,景在意无。心不过人,勤亦无用。画不在笔墨繁简,而在一笔之中兼容多种观念,如人体各个局部兼容血、肉、骨、神经等等系统一样,总体才能形神兼备。笔笔顾此失彼,怎能动作。万元归于一笔,笔笔紧追一意。
得意之笔
笔笔模拟自然,仅是写形而已。得意之笔,既统调在画中特定的形式感中,又输入特定的情绪。气质的变化,是由阅历学问的深入而促成,粗悍之笔并非沉雄,瘦逸之笔也非浅薄,笔外功夫决定意趣。
败笔
笔如风筝之系线,有动向,有升腾感。笔笔都由意所系,败笔为失去意控制的笔,如断了线的风筝。
墨是放大的笔
墨是放大的笔,笔是缩小的墨。肥瘦刚柔,不为填充虚
用色蕴意
瞬间色仅留器物之表。动观,以意蕴色之中,以观念移其色相而傅之形象,为民族用色规范。
色不离情
西方谓调子,情感极化之色彩,实则心绪也。国人谈色,心象也。春色、秋色、寒色、面色、山色、器色……象色也。颜色最难辨。颜者面,颜面变化,神思远近莫测,色不离情,情色一也。
形散神全
美是抽象的,越具象越失去艺术的开发功能。未被笔墨匡正之形,徒有其形,趣味不浓。形真意无,而形散则神全。
移花接木
移花接木当出新果。形形相近处产生“错觉”,“错觉”是艺术家难得的“过失”,这里自有学问可做。好的作品正是顺着这“错觉”抓到的,俗雅只在笔墨敢否直书痴趣。
形形相融,逸于纸素
奇妙的构思出于瞬息之间,物我相加、相减、相乘、相除……若魔幻变化,令人不思茶饭,既是笔墨,又形形相融,从脑中逸于纸素,好画成矣!
不贪世声
甘居寂寞,不贪世声。无好画哪有值得人读的画册,艺术只有质量概念,不懂数量。近年画册堆成垃圾,“个展’’如过眼烟云,百里难挑一。时尚标准令初学者做些表面文章,追求制作效果,无非急功近利。岂知,瓜无影,只是天阴。不因其影子长短论定瓜之大小优劣。人生舞台,自有各人面目,丑女挤在前台并不能改其容颜。好诗竞相传咏,好画过目难忘。争取与不争取其结果一样。
功夫
人人功夫可说都够用,而从生活变成艺术,只有真正艺术家才独具这种才能。不是勤奋,也不是知识,是一种癖好,一种创作欲的驱使,一种不同常人的思维模式,令人倾倒,纠心萦魂,神品出自神人。什么功夫都做到家,只是一种愿望,神人也做不到,因为神品先天就带有偏激的属性。不到却到,大全若缺。
题材
敦煌壁画为宗教实用造神、造境,对于佛教可谓“重大题材”。星移斗转,现在看来,没人为了顶礼膜拜看它,而是一种纯粹艺术欣赏。正像“飞天”一样,不长翅膀,凭借那条飘带遨游太空令世人瞠目。除永恒题材超越时代,泛指题材都是实用的,艺术价值不在题材。人们不单单因其实用去欣赏它,那独特的形式中具备着永恒的活力。题材人人都懂,形式美才是艺术家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对比
浓淡、枯润、虚实、曲直、方圆、繁减、疏密、刚柔、迟钝、明快、八卦的阴阳就是对比,既有纯阴、纯阳,又有不同比例的各种阴阳组合卦象。


人走精神在,身去德音存,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