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栋朝飞南浦云

画栋朝飞南浦云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12-22 * 浏览 : 54

 ——走进王金岭先生的艺术与精神世界

             田荣军(美术学博士)

金岭先生的书画艺术可以用“性灵”二字来概述了。性灵者,聪敏发自天成,剔透灵明;不事雕饰,境界变化万千。恰如清代黄钺《二十四画品·性灵》所讲:“耳目既饫,心手有喜,天倪所动,妙不能已。……听其自然,法为之死”。

这“性灵”首先表现在艺术感受与意境的不拘一格。《石涛画语录》有名言:“无法而法,乃为至法”。石鲁也说:“宁要一个万,不要万个一”。都是说在艺术创作中,要有不同的感受和表现这种感受的技法,要有“万”个不同面貌,而不能“万”张画都是同样的感受与表现手法。金岭先生深谙此理。他的创作也正是“万”画不同,常看常新的。他的作品中,时而是月荷的朦胧清透,时而是龟、石的老辣苍劲;时而有冬晨的凛冽莽原,时而有秋夕的绚丽秋山,变化无穷,意趣难测。非斤斤于制作、雕琢者所能想象。

其次是笔墨的纵横任运。传统笔墨一般不离中锋、侧锋,讲究如作字法,如“折钗股”、“屋漏痕”等;而又有梁楷的阔笔破墨,徐渭的“嶙峋支离”,石涛的“拖泥带水”,傅抱石的散锋直刷,均开笔墨新面,令人精神一振。尤其是石鲁,更为恣肆大胆。作品笔笔方崛,干湿浓淡,一气呵成,极具艺术震撼力。金岭先生的笔墨无疑延续着这一文脉。米芾讲“八面出锋”,而金岭先生何止八面,笔在他的手中,顺、逆、点、厾、戳、转,无不随心而动,不拘一法。但这笔墨的纵横变化又在可掌控的“度”之内,是从生活中来,以合理地表现物象为原则,不至于变为抽象的点、线、面关系。可以说,在笔墨与物象之间,金岭先生找到了一个绝佳的“临界点”,既能充分发挥笔墨的表现力,又可探寻万千世界的物态与情理,使他的作品曲高而和不寡。金岭先生说:“笔墨当随己意”,“追随时尚笔墨和模仿前人笔墨一样,都是陷入了盲目性”。这是真画家毕生经验的总结,对当下画坛的某些弊端无疑具有警醒作用。

金岭先生文雅谦和,但不失内心的激情与刚直,可以说是刚柔并济,一如其画,是画坛德艺双馨、广受尊敬的一位老画家。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一直盘绕着挥之不去的散淡与隐逸,多年的世事历练,使他洞彻了许多。这遂使他克服诸多辛苦,在终南山下筑园“南圃”,而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王勃《滕王阁》诗有名句:“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因借用其意境,一来作为先生现实与精神家园的写照,二来也是对先生品格与书画的总结。

上一条: 画家金岭 下一条: 程式和程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