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岭读画录

金岭读画录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1-02 * 浏览 : 34

大家无格
风格是难以挣脱的锁链;真正的追求是挣脱这条锁链。一生追求之轨迹就是风格。轻车熟路产生不了风格;大家行无踪迹,攀山探海,无法无格。

依象成形
形者器物,是实在物的原体。象者,观察器物时由之而生的多种形的叠加体,是形之外生发出的活力部分。涵量博大的象是自然中不存在的形。造型是依象成形。

写实·写生·写意
勾画器物之表谓写实;描写原形之生机谓写生;寓他形与原形之中谓之用意,将其写出谓写意。
投其所好,莫如令人神往
穿凿者取悦于时人,有创见者任其天性发挥,或许不为人赏识,但有成功之可能。投其所好,莫如令人神往。

可悲的习气
熟能生巧,也能落俗。宁生勿熟,生生不息。

求新
出于己心便新。求新,有意新、境新、形新、笔新。具其便不失为好画。

顿悟
悟有初悟顿悟之差。初悟可在形上得意,顿悟则在一中得万,也可万元归一。能解古今中外诸艺术形式之妙,可谓知变通之大才。

“弄假成真”
对景写生须“弄真成假”,画出画来须“弄假成真”,假的画面效果表达出则是真情实意。寓情理于荒诞之中。

笔简意繁
一笔不可只画单一形,兼备意向性为佳。迷于手工,勤于笔墨而置意趣于不顾,致使画面形在神失,景在意无。心不过人,勤亦无用。画不在笔墨繁简,而在一笔之中兼容多种观念,如人体各个局部兼容血、肉、骨、神经等等系统一样,总体才能形神兼备。笔笔顾此失彼,怎能动作。万元归于一笔,笔笔紧追一意。

得意之笔
笔笔模拟自然,仅是写形而已。得意之笔,既统调在画中特定的形式感中,又输入特定的情绪。气质的变化,是由阅历学问的深入而促成,粗悍之笔并非沉雄,瘦逸之笔也非浅薄,笔外功夫决定意趣。

败笔
笔如风筝之系线,有动向,有升腾感。笔笔都由意所系,败笔为失去意控制的笔,如断了线的风筝。

墨是放大的笔
墨是放大的笔,笔是缩小的墨。肥瘦刚柔,不为填充虚

用色蕴意
瞬间色仅留器物之表。动观,以意蕴色之中,以观念移其色相而傅之形象,为民族用色规范。

色不离情
西方谓调子,情感极化之色彩,实则心绪也。国人谈色,心象也。春色、秋色、寒色、面色、山色、器色……象色也。颜色最难辨。颜者面,颜面变化,神思远近莫测,色不离情,情色一也。

形散神全
美是抽象的,越具象越失去艺术的开发功能。未被笔墨匡正之形,徒有其形,趣味不浓。形真意无,而形散则神全。

移花接木
移花接木当出新果。形形相近处产生“错觉”,“错觉”是艺术家难得的“过失”,这里自有学问可做。好的作品正是顺着这“错觉”抓到的,俗雅只在笔墨敢否直书痴趣。

形形相融,逸于纸素
奇妙的构思出于瞬息之间,物我相加、相减、相乘、相除……若魔幻变化,令人不思茶饭,既是笔墨,又形形相融,从脑中逸于纸素,好画成矣!

不贪世声
甘居寂寞,不贪世声。无好画哪有值得人读的画册,艺术只有质量概念,不懂数量。近年画册堆成垃圾,“个展’’如过眼烟云,百里难挑一。时尚标准令初学者做些表面文章,追求制作效果,无非急功近利。岂知,瓜无影,只是天阴。不因其影子长短论定瓜之大小优劣。人生舞台,自有各人面目,丑女挤在前台并不能改其容颜。好诗竞相传咏,好画过目难忘。争取与不争取其结果一样。

功夫
人人功夫可说都够用,而从生活变成艺术,只有真正艺术家才独具这种才能。不是勤奋,也不是知识,是一种癖好,一种创作欲的驱使,一种不同常人的思维模式,令人倾倒,纠心萦魂,神品出自神人。什么功夫都做到家,只是一种愿望,神人也做不到,因为神品先天就带有偏激的属性。不到却到,大全若缺。

题材
敦煌壁画为宗教实用造神、造境,对于佛教可谓“重大题材”。星移斗转,现在看来,没人为了顶礼膜拜看它,而是一种纯粹艺术欣赏。正像“飞天”一样,不长翅膀,凭借那条飘带遨游太空令世人瞠目。除永恒题材超越时代,泛指题材都是实用的,艺术价值不在题材。人们不单单因其实用去欣赏它,那独特的形式中具备着永恒的活力。题材人人都懂,形式美才是艺术家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对比
浓淡、枯润、虚实、曲直、方圆、繁减、疏密、刚柔、迟钝、明快、八卦的阴阳就是对比,既有纯阴、纯阳,又有不同比例的各种阴阳组合卦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