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画家的离世

一位画家的离世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1-02 * 浏览 : 44
  画家王金岭先生离世。


  这是一位老人的离世,更是一位画家的离世。


  当整个陕西画坛乃至文化圈都停留在一种供暖前淋漓秋雨般无限哀思的时候,我们到底该以怎样的心情去缅怀一位画家,一个老人,追念与缅怀,激励而前行?


  前几日崔振宽先生在秦岭腹地某地写生,收到孩子们的电话,询问是否要参加王金岭先生的追悼会。崔老没有答应前往,表情凝重地放下手机,迟疑了半天,继续拿起手中的笔。人老了,没有人愿意见到这样的场面。崔老放下毛笔,离开写生的人群,转悠了一圈,回来坐下后,拿起了大笔,擦擦两下,让一片树林笼罩在氤氲的水气之中,雄浑而透亮。画家虽不只有手中的笔,但大多生命价值的存在和升华,还是在笔上。毛笔诠释着一个中国画家几乎全部的生命意义。


  王金岭先生正是这样的画家,所以他走后,众人才无限不舍地敬慕和怀念。平凹先生说,能在水面上扑腾,也可能溅出些水花的,往往并不是大鱼,大鱼多在水底深处。王金岭先生无疑就是这样的“大鱼”,他是一个以作品和人品安身立世存身立命的人。


  侍弄艺术的人都懂得“艺术乃寂寞之道”,可又有几人能真正读得懂寂寞,耐得住寂寞。没有人在你离世后会计较你参加了多少场子,争取了多大的功名,乃至是市场的份额有多少,人们说道的都是作品怎么样,人品好不好,有无流传于世的艺术价值,在艺术的长河中扮演一个何样的角色。


  午间,摄影家胡武功老师和潘科老师来拷贝资料,也说起王金岭先生,说王先生不是那种“混圈子的人”,很低调,潜心艺术,让人尊重。


  我与先生接触不多。只某位重要艺术家的作品研讨会上,诸位前辈大家都在对艺术家赞不绝口锦上添花的时候,王金岭先生委婉地指出艺术家在今后艺术创作上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在当下的艺术圈,在权威至上,艺术屈服于政治的大环境下,先生能这样讲话,实属可贵。真人真话,令人敬佩。


  曾与先生一位学生偶有交往,他谈及众人都请邀请先生办展,先生不从,总认为自己求艺不精,还需修炼。先生不只一次告诉他人,画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与天为徒的事,墨水要诚实,甚于热血。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先生已走,除去哀思和眼泪之外,我们该以怎样的心境去缅怀老人、以怎样的实践去追求生活探索艺术同样重要。


  先生含笑。


                            2017年10年31日午间于雁塔之南秋雨淋漓时